何塞·拉米雷斯三世 塞戈维亚型号 José Ramírez 1A with Camara 1984

  • 年份:1984
  • 面板:加拿大红松
  • 背侧:印度玫瑰木背板,柏木内层双侧板 with Camara
  • 弦轴:Fustero
  • 弦长:664mm
  • 上漆:高级硝基漆

何塞·拉米雷斯三世,一个传说中的名字。这个传说往往都会提到拉米雷斯独家的664mm有效弦长。今天我们要向大家介绍的,便是这部是吉他大师塞戈维亚所使用的664mm有效弦长的1a。塞戈维亚在音乐会舞台上将拉米雷斯664mm弦长的吉他推向了全世界,而拉米雷斯吉他也成就了塞戈维亚的吉他音色,铭刻在历史篇章之中。

红彤彤的颜色散发着一股西班牙式的热情,经典的皇冠琴头彰显着它的皇族气派,泛黄的标签不禁让人生出了,它到底在多少位吉他家手上开过多少场演奏会的美妙遐想。

很多人会对拉米雷斯三世的664mm弦长望而却步,实际手感却依然非常好。声音也是令弹者不愿放手。作为一部价值远远超过其价格的历史名琴,它目前是询价的状态。我们可以说的是,它的价格足够让人心动,给予所有人去拥有的希望。

它的出现真是印证了那句老话:拉米雷斯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你只是从来都没有真正学会怎么去弹。

1960年以来由何塞拉米雷斯三世设计的型号,基于过去多年的经验和突破,开创性地使用了加拿大红松作为面板材料,确立了以后成为经典中的经典的6根扇梁加1根斜梁的音梁系统,破除西班牙吉他的传统,在琴颈的中心塞入一条乌木,并加入双侧板新技术的构建。

多年以来,塞戈维亚最介意的是“狼音”这个几乎所有有木材和琴弦的乐器(包括钢琴)都无法避免的问题。当大多数音乐家默许了这一看似不可避免的缺陷时,塞戈维亚从没接受过。

“他一次又一次地听我谈论关于这话题时,不发表任何意见或讨论,”拉米雷斯回忆道,“但他总是抱怨这个或那个音符太弱或太差,或者用他自己称之为‘没有感情的声音。’”在塞戈维亚坚持不懈的抱怨声中,拉米雷斯研究了声波的特性,并想到解决的办法(注册了专利)——引入了木制挡板,或称之鳍状物,沿着吉他的轮廓构造了第二个内部腔室。时至今日,拉米雷斯报告说,自从1983年完善了他的“Camara”吉他后,塞戈维亚就再也没有抱怨过“狼音”的问题。

这部吉他提供极为深刻,有力的声音,并且和声非常非常丰富。为了强调是精心制作,而列为1A级的吉他,标签里还注明制造号码,日期,签名。这个型号的吉他一经问世,就获得吉他大师塞戈维亚深深的喜爱,在音乐会舞台上用它的声音征服了全世界。它一直陪伴大师的演奏生涯直至生命的结束,成为古典吉他史上的一段佳话。

何塞·拉米雷斯三世 塞戈维亚型号 José Ramírez 1A 1977

  • 年份:1977
  • 面板:加拿大红松
  • 背侧:印度玫瑰木背板,柏木内层双侧板
  • 弦轴:Fustero
  • 弦长:664mm
  • 上漆:高级硝基漆

何塞·拉米雷斯三世,一个传说中的名字。这个传说往往都会提到拉米雷斯独家的664mm有效弦长。今天我们要向大家介绍的,便是这部是吉他大师塞戈维亚所使用的664mm有效弦长的1a。塞戈维亚在音乐会舞台上将拉米雷斯664mm弦长的吉他推向了全世界,而拉米雷斯吉他也成就了塞戈维亚的吉他音色,铭刻在历史篇章之中。

红彤彤的颜色散发着一股西班牙式的热情,经典的皇冠琴头彰显着它的皇族气派,泛黄的标签不禁让人生出了,它到底在多少位吉他家手上开过多少场演奏会的美妙遐想。

很多人会对拉米雷斯三世的664mm弦长望而却步,实际手感却依然非常好。声音也是令弹者不愿放手。作为一部价值远远超过其价格的历史名琴,它目前是询价的状态。我们可以说的是,它的价格足够让人心动,给予所有人去拥有的希望。

它的出现真是印证了那句老话:拉米雷斯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你只是从来都没有真正学会怎么去弹。

1960年以来由何塞拉米雷斯三世设计的型号,基于过去多年的经验和突破,开创性地使用了加拿大红松作为面板材料,确立了以后成为经典中的经典的6根扇梁加1根斜梁的音梁系统,破除西班牙吉他的传统,在琴颈的中心塞入一条乌木,并加入双侧板新技术的构建。

这部吉他提供极为深刻,有力的声音,并且和声非常非常丰富。为了强调是精心制作,而列为1A级的吉他,标签里还注明制造号码,日期,签名。这个型号的吉他一经问世,就获得吉他大师塞戈维亚深深的喜爱,在音乐会舞台上用它的声音征服了全世界。它一直陪伴大师的演奏生涯直至生命的结束,成为古典吉他史上的一段佳话。

曼纽尔·康特雷拉斯 Manual Contreras 1988

  • 年份:1988
  • 背侧:巴西玫瑰木,单侧板,双背板(里层红松)
  • 面板:德国白松
  • 弦轴:Rodgers私人订制款
  • 弦长:650mm
  • 上漆:硝基漆

这部康特雷拉斯吉他来自香港吉他演奏家周启良先生的收藏。

关于这部吉他的来历说来话长。1984年周启良先生获得奖学金到西班牙圣地亚哥音乐节研习西班牙吉他音乐,当他到达马德里后立即遍访当地吉他工匠,最后在Calle Mayor 80号店里买了第一部康特雷拉斯吉他。

三年后的1987年周启良先生再次到西班牙马德里皇家音乐学院深造。音乐学院就在康特雷拉斯店附近,所以周先生与制作家经常交流。周先生提出对原来的吉他不大满意,希望能够改善。康特雷拉斯表示可以重新制作一把新琴作交换,只需另外补偿上漆的价格。1988年5月新琴制作完成(即是本文照片中的吉他,周先生的第二把康特雷拉斯)。制作家按要求把音色调整为较明亮的特点,并且面板油漆采用不添加调色风格,令到整把吉他呈现原来木材的颜色。另外他在琴体内的标签除了他的签名外更写下“Para mi amigo Steve”以及“12-5-1988”即1988年5月12日完成。

这部吉他的面板采用的是不对称的音梁结构。而背板,相当特别地采用了双层背板,外层是巴西玫瑰木,里层用的是加拿大红松(用于面板的材料),背板的三根横梁,应用的也是加拿大红松。这样的搭配,在我们见过的吉他中这是个案。仔细端详此琴所搭配的著名的Rodgers弦轴,雕刻上了英文花体字“Steve Chau”,这是周启良先生的英文名。这套Rodgers至今仍保持着完好的机械性能,珍珠母材质的纽扣仍漂亮依然。

在西班牙学成